「外国男孩和中国爷爷的电影」父母死了姐姐带弟弟的电影

极速100电影网

该电影讲述的是杨三姐控告姐夫杀害姐姐杨二姐,而杨父却一直只能靠弹棉花挣点辛苦钱。可每次想起他当初为儿子定的亲事,高贵章越想越觉得杨二姐配不上自己儿子,看到姐姐经常鼻青脸肿地跑回娘家,眼见姐姐在婆家受虐却不肯离婚,杨三姐终于在姐姐脸上看到一些笑容了。就在杨三姐为姐姐担心时:她和母亲竟收到高家报来的噩耗,因为当天杨父、兄长不在家,杨三姐只得和母亲前去吊丧,杨三姐发现姐姐的右手中指缠着一块蓝布。

1、本文目录:

(1)本文目录
(2)外国电影害死姐姐的男孩,“杀姐姐”马可:娶大4岁妻子,31岁当爸爸,一家三口生活美滋滋
(3)相关搜索

2、外国男孩和中国爷爷的电影,杨三姐告状:真实民国奇案,它成功背后与“青天”无关,纯属偶然

评剧《杨三姐告状》是近现代最火爆的评剧电影之一,这部电影的剧本,几乎完全依据真实事件编写。

该电影讲述的是杨三姐控告姐夫杀害姐姐杨二姐,并成功报了血海冤仇的故事。

杨三姐的姐夫叫高占英,他是河北滦县暴发户高贵章的第六个儿子。他和杨二姐属于父母包办婚姻,幼年时,他便与杨二姐定了亲。

古时讲究门当户对,定亲时,杨家和高家尚属于门当户对。杨家的生计靠杨父弹棉花,而高家的生计则依靠卖杂货。

可人的际遇就是这般奇怪,原本都是小营生,高贵章却因缘凑巧发达了,而杨父却一直只能靠弹棉花挣点辛苦钱。

高贵章有钱了以后,不仅买地置业,还盖起了两座大宅院。他还将自己的孩子送到了学堂念书,他的六子高占英进了滦县的传习所,成了村里少有的读书人。回村后,高占英在老家办了个私塾,做起了正经教书先生。

儿子做了教书先生后,高贵章颇为得意,可每次想起他当初为儿子定的亲事,他心里就很不是滋味。这杨二姐,长相吧,还过得去,可毕竟没读过书。高贵章越想越觉得杨二姐配不上自己儿子,一旁的高占英也看不上杨二姐。

可毕竟有一纸婚约在,婚期到了后,高贵章只能硬着头皮给他们操办了婚事。

“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总是比寻常婚姻多很多磨难。嫁到高家的杨二姐处处受气不说,还经常忍受高占英的各种暴力。杨二姐是个传统女子,她骨子里信奉“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所以即便遭受暴力,她也选择隐忍。

杨二姐的隐忍,换来的是更加蛮横无理地殴打,高占英稍有不如意,就对她拳打脚踢,她的身上经常青一块紫一块。

看到姐姐经常鼻青脸肿地跑回娘家,杨三姐心疼极了,父亲杨玉清也有些后悔莫及。可眼下这局面,他也只能眼巴巴看着。杨三姐骨子里是个有反抗精神的人,她曾一边给姐姐敷草药疗伤,一边鼓动姐姐离婚,她说:“现在年代不同了,不能过可以离婚,大不了回娘家。”

每次听到妹妹的劝说,杨二姐总是一言不发。

杨三姐和杨二姐感情很好,幼年时,她姐姐就经常背着她到处晃悠,长大些后,姐姐还教她做女工,她们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眼见姐姐在婆家受虐却不肯离婚,她心里百般不是滋味。

好在,后来姐姐生了个女儿,这时候的杨二姐也很少被打了,杨三姐终于在姐姐脸上看到一些笑容了,可不幸的是,这个孩子很快夭折了,姐姐脸上再次愁云密布。杨三姐发现:这以后,姐姐身上的淤青越来越多,且越来越深了。

就在杨三姐为姐姐担心时,她和母亲竟收到高家报来的噩耗,“姐姐死了!”16岁的杨三姐怎么也不敢相信,从无病痛的姐姐,会突然离世。悲痛之余,她心里也满是疑惑。

杨三姐一直记得,收到姐姐噩耗那天,是姐姐过世的第二天,当天是民国七年(1918年)农历三月十四日。此时,距离姐姐嫁入高家不到三年。

因为当天杨父、兄长不在家,杨三姐只得和母亲前去吊丧。她们母女抵达高家时,杨二姐已经被蒙上了白布,当她们母女试图去揭开白布时,高家人却百般阻挠。这种反常举动,让杨三姐心里更加疑惑了。

抚尸痛哭时,杨三姐发现姐姐的右手中指缠着一块蓝布,这块布是她给二姐新做的一件蓝布褂子上的。杨三姐知道,姐姐对娘家来的东西从来分外爱惜,所以,即便不小心划破手指,她也断然不舍得用新衣服包扎伤口。

杨三姐跑去质问姐夫高占英道:“姐姐手指上的蓝布是怎么回事?”高占英有些慌张地答道:“她切菜时候切到手,包扎了。”杨三姐越想越不对劲:切菜应该是右手拿刀,可姐姐受伤的却也是右手,他明显在说谎。

趁着没人之际,杨三姐偷偷揭开了白布,她看到姐姐的嘴角有血迹,她的下体也很不干净。就在她疑惑之际,高家人突然冲进来,以“死者需要安宁”为由,阻止了她。杨三姐强行被带离灵堂时,回头看到的是惊恐的高家人,这越发让她对姐姐的死产生了疑心。

丧礼上,高家人说什么也不让杨三姐再靠近姐姐的尸体,这越发让她觉得蹊跷。

几天后,杨三姐所在的甸子村举办庙会。附近许多村庄的人纷纷赶来参加,几个从高家所在村子赶来的乡亲,碰到了杨三姐,并和她聊起了杨二姐的事。乡亲告诉杨三姐:

“你姐姐死的那天晚上,村子里有人上厕所时就听见从高家传出了这个哭闹声,当时声音还很大,折腾了好一阵子才停歇。”

杨三姐听了后心里直打鼓,回来后,她将自己听到的消息和葬礼上的种种,全部告诉了大哥杨国恩。

杨国恩听了妹妹的话后,也感觉不对劲,他们兄妹俩越想越觉得憋屈。当即,他们决定前往高家质问高占英。

杨国恩和杨三姐到高家一番质问后,高占英想到妻子已下葬,一切都已死无对证,竟厚颜无耻地道:“没错,杨二姐就是我杀的,你们有本事就去告状,就算你们告也赢不了!”说罢,高占英往地上啐了一口,然后扬长而去。

杨国恩见状十分气愤,他额上青筋暴起,抡起拳头就要打高占英,杨三姐一把拉住他道:“先回家,先回家,这里是高家,我们回去想办法!”

回家后,兄妹俩商议后决定:上县衙告状。杨三姐说:“杀人偿命,现在已经是民国了,他杀了人想要逍遥法外,不可能的!”

决定告状前,杨三姐从未想过告状有多难。她当时所处的民国,尚在乱世,军阀混战,列强入侵,处处民不聊生。

也因为是乱世,滦县县衙并没有正儿八经的县长,而只有一个叫牛成的管事,他不仅暂代县长职权,还负责县衙的诉讼案。

牛成这个人是出了名的见钱眼开,凡是他经手的官司,赢的从来不是占理的一方,而是有钱的一方。他坐上现在的位置,完全是凭借姐夫何国柱的帮衬。

杨三姐并不知道牛成的为人,她对官场的种种,更是一无所知。她满以为:只要自己有冤屈,县衙就会像宋朝的包青天一样为她伸冤。

牛成向来看人下菜,见来告状的杨三姐是个穷姑娘,他当时就已打算随便敷衍过去。当他知道杨三姐要告的是本县富户高家时,他立马来了精神。他心道:“这高家出了名的有钱,若真有事,他不得派人送钱打点吗?”

想到这儿,牛成装作很关心案子地盘问了具体,他还嘱咐杨三姐:“此案暂时没有确凿证据,你需设法收集证据才好。”

杨三姐听了这话后,满以为牛成会为自己的姐姐伸冤,当下就高兴得连连道谢。

杨三姐怎么也没想到,她前脚刚出县衙门,牛成就“笑纳”了高家派人送来的500块大洋。另一边,高家托人前往杨家说和,愿意拿出20亩地和一头牛作为补偿,唯一的要求是杨家撤诉。

杨家兄妹再来县衙时,牛成完全换了一副嘴脸,他大声喝道:

“你们既无确凿证据,就是凭空猜想。我看你们分明是看高家有钱,想借此妄告,敲诈钱财,说话不容采信。”

杨三姐据理力争道:“有没有证据,开棺验尸就知道了。”牛成听了却直说他们“无理取闹”,他甚至还给杨国恩定了个“咆哮公堂罪”,并将他押了起来。随即,他还将杨三姐赶出了公堂。

牛成这种简单粗暴式操作,目的就是为了“给他们点颜色看看”,以让他们放弃告状。杨三姐岂是轻易放弃的人,高占英亲口承认害死姐姐那天起,她就下决心“一定要给姐姐讨回公道”。

知道县衙有猫腻后,杨三姐决定拼死一搏,她拿着一把剪刀藏在怀里,第三次来到了县衙公堂。牛成一看又是杨三姐,自然十分生气,他决定故伎重演:将她逐出公堂。就在他们要动手时,她掏出剪刀道:“今天你们不受我们的案子,我就死在公堂上!”

当日,若非一个巡长眼疾手快,她很可能会在公堂上受伤。

此时的牛成才真正见识到杨三姐的厉害,他心里有鬼自然不敢把事闹大,他只好换了一副嘴脸道:“我们一定会认真审查此案,你且先回去等消息。”

杨三姐以死相逼的事,闹得人尽皆知,牛成迫于压力向高家发出了县衙传票,要求高占英上堂对质。

这一次,高占英也着急了,他不得已花钱请本村村医高作庆开具了一张药方,并让他作伪证,一口咬定杨二姐确实是因血崩而死。

到此时,高占英和牛成的如意算盘算是打出来了:只要他们不开棺验尸,一切都将相安无事。事后,高占英又差人给牛成送了一千大洋的银票。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牛成揣着银票,在公堂上走了个过场,就算完事了。高占英还反咬一口,在公堂上反告杨家兄弟借杨二姐之死讹诈。他大言不惭地说:“杨家兄妹见平时借贷不周,怀恨在心,才借杨二姐之死讹诈。”

牛成与高占英一唱一和,杨三姐终于看透了县衙,她决定:与哥哥直奔直隶省到天津继续告状,连牛成也一起上告。

杨三姐兄妹正准备前往天津时,一位周姓律师找上了门,他告诉他们道:“你们的事,我听说了,你们到天津后,可以去找我的律师同行徐律师,他能帮上忙。”说完,他还将一封信交到了杨三姐手中。

到天津后,杨三姐照着信上的地址找到了徐律师。徐律师看完信后漫不经心地对杨三姐道:“这种事实在太多了,厅长这些日子挺忙的,怕是顾不上你这个案子啊!”

“你看人家姑娘大老远跑来多不容易,你就帮帮她吧!”这时,一直在旁边的太太开口了,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徐律师最宠爱的姨太太。平日里,徐律师对这个姨太太从来是有求必应。

见姨太太开口为杨三姐求情,徐律师当即表示愿意“试试”。

第二天,徐律师和姨太太带着杨三姐见了天津警察厅厅长杨以德。杨以德是军阀出身,他读书不多却悟性极好。他的仕途顺风顺水,且刚刚升任直隶省警务处处长兼天津警察厅厅长。

杨以德听了杨三姐的哭诉后,很爽快地表示:愿意为她伸冤。杨以德的决定让徐律师都惊诧不已,要知道:他并不是一个好打抱不平的厅长。

是什么原因让杨以德决心插手此事呢?原来,杨三姐案子里状告的滦县县长牛成的姐夫何国柱,与他早有过节,他早就想找个机会治治何国柱了。看了杨三姐的案子后,他确信:这是个好机会,既可治治何国柱,又可给自己捞个“杨青天”的美名。

杨以德的私心,杨三姐并不知情,她以为自己遇到了青天大老爷,忙不迭地道谢。

为了调查案件真相,杨以德微服私访到了滦县。经过一番打探后,侦探出身的杨以德有了自己的判断。

杨以德很快决定带法医前往现场:开棺验尸。高家听说后慌了,素来溺爱六子的高贵章做好了倾尽家产“打点”的准备。他各方找人,想要买通杨以德,以息事宁人。

验尸当日,前来看热闹的人将验尸现场围了个水泄不通。杨以德亲自指挥部下掘墓,开棺时,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棺材盖被撬开时,所有人都惊呆了:杨二姐的尸体已经开始腐烂,但几处致命刀伤清晰可见,法医当场从她的阴部取出了一把尖刀。

法医将凶器递给了杨以德,接过刀的杨以德怒目看向牛成,并抬手给了他一耳光。

开棺验尸后,杨二姐系“他杀”,而非死于血崩的真相浮出水面。但她究竟因何被杀?真相早已被杨以德调查清楚了——

杨二姐嫁到高家后不久,撞破了丈夫高占英和五嫂金玉通奸。金玉生性轻浮,曾做过妓女。杨二姐撞破他们的奸情后并不声张的原因是:她觉得此事关乎高家的名声。另一方面,杨二姐总以为:丈夫是被妓女出身的五嫂勾引了,只要他回头,一切都好说。

杨二姐苦口婆心劝说丈夫与五嫂撇清关系,可就在此时,她竟不小心再次撞见丈夫与大嫂也有奸情。杨二姐这下急了,她更加频繁地劝丈夫回头了。

1918年农历三月十三日晚,高占英刚从情妇金玉那边回来,杨二姐就开始唠叨。高占英本就因为女儿的死,对妻子怨恨不已,他一心觉得女儿病逝,是妻子照顾不当的结果。听她一个劲唠叨后,他心里烦透了。于是,他借着酒劲,拿着刀子冲到妻子面前,疯狂地捅向了她……

杨以德也早已通过调查,找到了直接人证:当晚在烟囱目睹一切的刘二愣子。

刘二愣子是高家的邻居,事发当晚,他出来上厕所,听到隔壁高家传来惨叫。出于好奇,他三两下爬上了烟囱观望。他竟透过烟囱,亲眼看到高占英拿刀子杀妻。刘二愣子吓得赶紧回了屋,一晚上他都睁着眼竖着耳朵听隔壁的动静,他着实被吓坏了。

杨二姐一案,终于水落石出。高占英被带回了天津,可让杨三姐意外的是:高占英竟迟迟未被宣判。

杨三姐不明白:姐姐的案子,人证、物证俱在,为何迟迟不宣判呢?“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个案子的妖,一直是同一个东西:钱财。

验尸后,财大势大的高家到处打点,他们甚至还鼓动学界人士出面去游说“杨青天”。

有钱能使鬼推磨,面对金山银山,杨以德开始犹豫了。但他不敢放人,毕竟,这个事情到此时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了。

根据杨以德的了解,《杨三姐告状》的评剧已经在各处上演了,它的火热程度已经超过了多数人的想象。如此情势下,他要再运作,难度就大了。

「外国男孩和中国爷爷的电影」父母死了姐姐带弟弟的电影

杨以德对做“杨青天”并没有太大的兴趣,他接手这个案子的初衷就是借它治治何国柱,至于其他的,那都是顺带的。关键,谁会跟白花花的银子过不去呢!

杨以德犹豫的当口,评剧《杨三姐告状》的热度一度蹿升,演出团队唱遍了唐山、天津、北平等地,并直接把“枪毙高占英”这出戏提前编排演出。“处决高占英”已经成了百姓的共同心声,迟迟不肯处决高占英的天津高等审判庭,受到了公众舆论和社会良心的谴责。

杨以德的犹豫,让高家人看到了希望,当他们了解到评剧《杨三姐告状》成了他们营救高占英的障碍后,他们开始打砸了评剧演出现场。可他们越砸,演出人员的热情和民众的呼声反而越高涨。

面对这种境况,收受了高家钱财的杨以德,也已无能为力。高等法院开庭审判,以杀人罪判处高占英死刑,并于1919年10月6日,对高占英执行了绞刑。

经审判:高占英之父高贵章,因案发前逃脱,捉拿归案后另行处罚;滦县的帮审牛成因贪赃枉法,予以解职。

案件告破后,杨三姐名声大振。回到家乡后,她嫁给了本县双柳树村一户姓薛的人家,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

但杨三姐却从不愿与人提及自己当年告状的事,这是为何?原来,后来的她,终于明白了自己告状各环节中的细节,她心里隐隐后怕:原来,当日自己面临的官场,竟是如此黑暗。

此时的她,再想起自己那句“找不到平等,我宁可死在大堂上”时,心里全是悲哀。老年时,杨三姐曾坦言:若非舆论的助推,身在那个年代,姐姐的冤情定不能昭雪!她已明白:自己告状成功,是各种机缘巧合的结果。

1980年,杨三姐得到了党和政府从政治上和经济上给予的关怀和照顾,先后担任了唐山市政协委员和滦南县政协委员。

正是在这期间,她看到了再次重排和上演的《杨三姐告状》,此时的主角扮演者谷文月已经是第4代杨三姐的扮演者了。

演出时,年已78岁的杨三姐在看到戏台上的二姐抱着孩子出场时,两行热泪止不住地流淌。周围人见了忙问她怎么了,她一边抹泪,一边对陪她看戏的人们说:

“跟俺二姐年轻时一个样。看见自己的亲人了,我咋不哭呢!”

此时的人们才真正知道:即便杨二姐的冤屈已经昭雪,可对于杨三姐而言,失去亲人的苦痛,将永远无法抹灭。

1984年,杨三姐逝于滦南县倴城镇双柳树村,享年82岁。她死时,嘴里曾喃喃念着她想念了半生的二姐。

最后闭眼时,她定已看到了幼年的自己和二姐。那时,姐姐正背着她在村头,四处晃荡……

3、相关搜索:

国外电影父母被杀小男孩报仇
外国小女孩杀父亲电影
外国电影讲述一个女孩父母被杀
外国电影一个小女孩和她的爷爷
一个男孩有五个姐姐的电影叫什么
外国男孩和中国爷爷的电影
父母死了姐姐带弟弟的电影

发表评论

表情: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