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电影羊吃人,羊腿电影外国

极速100电影网

外国电影羊吃人,在全员探讨《复联4》的档口,专门来说一说这部《撞死了一只羊》

《复联4》来势汹汹,中国地区是全球首映,比美国还早。漫威如此重视中国市场,票房回馈自然不俗,映前总预售774亿,创造了中国影史映前总预售的新纪录。

几乎所有电影都给《复联4》让了道,但有这么一部电影没有这样做。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天上映了 ,艺术片“撞档”《复仇者联盟4》,毫无胜算,但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呢?

王家卫坦言是因为没有退路:

当下艺术片的市场空间是有限的,可以说根本就没什么空间,我们那么辛苦终于有一条艺联专线,如果我们自己退了,基本上等于是自我放弃。

的确如此,所以我愿意在全员探讨《复联4》的档口,专门来说一说这部《撞死了一只羊》。

《撞羊》是一部藏语电影,但它所承载的信息体量不仅仅局限于藏族或者藏语,即使观众对于藏族文化一无所知也不会干扰其对电影的理解

万玛才旦似乎是在拍自己民族的生活状态,但跳脱出来看,他实则是在拍摄整体一类人群的生活与思考。

整部电影的故事其实很简单:

司机金巴在路上遇到了杀手金巴,司机金巴想要超度被自己撞死的羊,杀手金巴想要杀掉多年前的杀父仇人,两个人共同走了一段路,但目的地截然不同。

看完电影之后,故事的结局如何全凭观众自己的解读,因为导演所能做的就是用影像将观众带入到故事情绪之中。

他只负责情绪,不负责故事。

弱化叙事是《撞死了一只羊》最大的特点,但它并不是没有叙事线索,反而处处给观众留下了线索,令人有种寻宝式的快感,可解读性极强。

首先说司机金巴,理解他行为上的矛盾是理解这个人物的关键。

一个风餐露宿的糙汉子最喜欢听的音乐居然是歌剧《我的太阳》,在路边撞死了一只羊之后不惜开车带着死羊走了数百公里去找人给它念经超度。

一边是在路边花钱买羊肉,一边是将自己撞死的羊天葬,他对待生灵的态度很值得玩味。

这个人物的情感完全是私人的、情绪化的,路边的羊是商品,被撞死的羊是自己造的孽;商品可以拿钱买,自己造的孽则需要自己去赎。

“赎”是本片中最为关键的一个核心点,司机金巴花了大代价超度羊是赎,杀手金巴千辛万苦找到仇人再离开也是赎,司机金巴在梦里找到仇人替杀手金巴复仇更是一种赎。

“赎”有一种轮回之意,即还清之前所欠的债。

片中关于轮回的表达相当多,几乎每个主要人物都有一次轮回。

羊,被意外撞死的羊得到了寺庙喇嘛的念经超度,被金巴和乞丐抬到了天葬台,被秃鹫分食并带到了天上。

它完成了一次轮回,天葬的核心是灵魂不灭和轮回往复。

杀手金巴,苦苦寻找杀父仇人十几年,却在找到之时看到仇人的儿子也如当年失去父亲时的自己一般大,如果杀掉他,那么这个孩子也会像自己一样寻仇数十年,遂而放弃复仇。

但他的心结被司机金巴完成了,在司机金巴的梦里,杀手的使命完成了。

而司机金巴经历的轮回更多,我的理解更趋向于羊和杀手金巴都是他梦境中的人物,他遇见羊和杀手的过程都是一个在替自己赎罪的过程。

荒无人烟的路上突然有一只羊撞到了他的车下,遥远坎坷的行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独行的杀手,无不在暗示着这可能就是司机金巴所做的一个梦。

电影中还有多次重复的意象出现,比如司机金巴和杀手金巴在镇子里茶馆中所遇到的人一模一样,他们不断地重复着讲相同的故事。

杀手金巴在茶馆老板娘的回忆中是黑白的,而司机金巴出现的画面则被笼罩着一层不切实际的光芒,两者都带着那么点虚幻,到底哪个是真实发生过的,哪个又是被臆想出来的呢?

外国电影羊吃人,羊腿电影外国

茶馆里风情万种的老板娘成为了电影后半段的关键线索,她与两位金巴的对话都带着些自说自话的呓语味道,在我看来,她在整个故事中承担了“导入者”这么个功能。

是她在空间和感官上把两个金巴做了连接,一个杀生、一个救赎,是老板娘让两个人建立起了联系。

你可能也有这样的感觉,在梦里,我们可以与自己对话,在梦里,我们会不断地重复对话和场景。

整部电影里我最喜欢老板娘这个角色,既有《新龙门客栈》里金镶玉式的风情,又有《东邪西毒》里大嫂式的忧愁。

《撞死了一只羊》虽然是文艺片,但看起来并不会觉得乏味,各种小线索穿插交织在一起构成了一场梦,导演万玛才旦带着观众一起做了场梦。

影片片尾出现了一句藏族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

这句话是整部电影的题眼,你带着这句话看电影就像是用一把钥匙打开了一扇门,由此进入了关于藏地的通道。

至于你看到了什么,你该相信,凡是你看到的,都是导演想让你看到的,都是对的。

发表评论

表情: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2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