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门手机在线观看」同门电影下载

极速100电影网

讲述了乱世中精彩的国仇家恨武林传奇故事。同门师兄弟关安邦和关安识在哈尔滨开设武馆。兄弟俩先后卷入满汉权变、武林争斗、军阀统治、日俄战争等各种大事件,经历学艺、爱情、背叛、反目等一系列事件,礼仪上得关安识亲自到大门口迎接,左边是朋友之礼,陈馆长抱拳还礼,不止一宗流派自称承袭武穆遗书,只是这幅像中的岳爷……比市面上见到的胖出许多,踢馆本是严肃事”岳飞考虑其蠢笨“

1、本文目录:

(1)本文目录
(2)同门电影视频,同门:一部被版本毁得很冤的电影,烧脑变无脑
(3)相关搜索

2、同门电影下载,又一个踢馆者被关安识击倒在地

编者按:

本文节选自第二届豆瓣阅读征文大赛小说组入围作品《同门》,讲述了乱世中精彩的国仇家恨武林传奇故事。民国时期,同门师兄弟关安邦和关安识在哈尔滨开设武馆。兄弟俩先后卷入满汉权变、武林争斗、军阀统治、日俄战争等各种大事件,经历学艺、爱情、背叛、反目等一系列事件,各自的人生也因此永远改变。

“又一个。”

对方重摔在地,关安识心中默念。

1928年,哈尔滨共有十七家武馆。所授拳种不同,但结义联盟。在这里传艺,要征得武行集体同意。

半年前,关安识在道里开设第十八家武馆,不与当地武行来往。

开业当天,有武师来贺。低头进门,抬头看祖,谈话先明后暗,守的是“踢场子”的规矩。

这样的人,关安识前后打发走十个,未尝败绩。

今天早上,又有访客名帖递到,看头衔,是陈姓馆主,礼仪上得关安识亲自到大门口迎接。迎客有讲究,站右边迎敌,左边是朋友之礼。关安识居左,笑盈盈拱手,陈馆长抱拳还礼,先行进门。不谦让,表示信任对方,不怕门里有埋伏。双方坦荡知礼,互生好感。

馆长进门后,见堂屋正中供有大幅画像,知是此派开山鼻祖,按礼制,要参拜祖师爷。

上完香,抬头细看,惊了一跳。画里是个壮硕武将,身上的铠甲为宋代制式。武行中,不止一宗流派自称承袭武穆遗书,拜岳飞为祖,没什么稀奇,只是这幅像中的岳爷……比市面上见到的胖出许多。眉眼间少些英气,深入看,竟有喜感。

关安识引导对方坐上首,介绍说:“这是本门祖师,牛皋大将军。”

陈馆长没忍住,“噗啼”一笑:“这是怎么说的?”《新增精忠演义说本岳王全传》中,牛皋战功赫赫,却是喜剧人物。

笑完之后,心中懊悔,踢馆本是严肃事,破坏气氛,叫人低看。

关安识不以为意:“我这门武技,秦汉时便有,但不成体系,直到宋代方才成型。”

岳飞善拳棒,拜弟牛皋从他学武。岳飞考虑其蠢笨,难学灵巧技击,便将拳术中钩挂锁扣、挨傍挤靠等容易发挥蛮力的招式抽出来教他。牛皋粗中有细,将此残拳断技梳理编排,结合古法,竟自成一套扑跌摔打的技术,定名为角力。

关安识:“牛皋万军之中捉金兀术,骑在身上,生生把他气死,靠的就是这功夫。女真人叹服将军武技,灭宋后,从其后人身上学去。满族传承女真,角力成为清军兵技,改名布库。所以,我们拜祖师便是拜牛皋。”

史载,金兀术死于疾病,“气死兀术,笑死牛皋”不过是《岳传》附会。小说家言,竟成一门一派的正史,陈馆长哑口无语。

半晌,他感叹一句:“想不到,摔跤这种观赏性赛事也能对敌制胜。”

关安识:“布库本就是杀人技,只不过我们荒疏了,现要把它变回来。”

陈馆长:“你是旗人?”

关安识点头。

陈馆长:“受教了。”眼中有敌意。哈尔滨武行大都来自河北、山东一带,因清初圈地过甚,厌恶满人。

起身离座,走到场中央,对牛皋画像鞠躬,向四周罗圈作揖,最后朝关安识一抱拳:“新馆开业,无以为贺,我为贵馆主垫个场?”

踢场分“文踢”和“武踢”,文踢盘道,武踢动手。盘道用春点,武踢讲明话,陈馆长是武踢。

关安识一口喝尽杯中残茶,走下场子:“最近比武多,身上伤还没好,我们试试力吧。”

话音未落,陈馆长的手已经搭在腕上,冰凉潮滑,蛇一般湿冷。他太紧张,必输无疑。关安识眼角伸缩,衣袖上像落有灰尘,挥手掸一下,陈馆长飞速跌出场外,如被狂风吹卷的枯叶。

关安识长吁,抱拳为礼:“承让了!今晚凡达基,我请酒,陈馆长务必赏脸。”陈馆长已经昏死过去,这话说给随他来的徒弟们听。

师父在,徒弟无权答话。不用等回音,关安识转身上楼。

二楼响起“嘭嘭”之音,是显子在木质地板上赤足小跑的声音。频率和步幅出奇稳定,女人真是天生武者。

显子递上毛巾:“您又赢了吧。”语气不是询问,是肯定。

关安识坐进内室的躺椅,热毛巾捂在脸上,太舒服了。

显子伸手为他按摩肩部,轻声问:“腰还疼吗?”

第十个踢馆者,手段老辣,腰部被他击中。当时无碍,隔天疼出冷汗。布库功夫,讲求以腰动身,伤了发力处,关安识功力减半。主动提议与陈馆长贴手比劲,是为回避出招劣势,还好对方厚道。取胜,有侥幸。

江湖险恶,这事只能对显子说。男人在妻子面前,往往单纯如孩童。

关安识按住显子手背,交待:“不捏了。你去帮我准备礼服,晚上要宴客。”

衣箱在隔壁,显子应一声,腾出手为丈夫续上茶,再转身出去。

这女人,婚后臀部变挺,要么是腰肢更细?望着妻子行走的婀娜身姿,他感慨:“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遇见师父前,关安识不是人。

他生而不知父母,尚未记事就被拐走,最初的记忆,是个独眼老头。独眼送他玩具,十来个木头小人随便选,无手、缺腿、断臂,肮脏破旧,无一完整。好歹挑出个四肢健全的,不过是小狗模样,雕工粗糙但还算可爱。

独眼嘿嘿一笑,露出三颗烂牙:“孩子,这是你的命。”

独眼先教他唱小曲,后让写大字,不告诉意思,全凭死记硬背。一年后,学会四十九首曲儿,能写一百个字。独眼眉开眼笑,当晚将他关进铁笼,和只黑狗住一起。

后面的日子如堕地狱。独眼配了药水涂抹他的左臂,皮肤迅速溃烂,脱落,血肉淋漓。黑狗更凄惨,被活剥一块皮,趁血热,贴在关安识臂上。人血与狗血相粘,竟不脱落。

天气寒冷,但伤口大面积化脓,他高烧三日不退。黑狗不顾自己背上流血,一遍接一遍添他左臂,也许以为那块毛皮还属于自己。七天后,奇迹般退烧。再过一月,皮毛长好,如同原生。

独眼如法炮制,陆续在他的四肢和后背植上狗皮。痛入骨髓,他没流一滴眼泪,却在黑狗气绝当日,哭昏过去。儿童本能寻求母爱,他内心里,已认狗为母。

被拇指粗的铁链牵到闹市,宣称是狼和人杂交的品种。每次都灌有小剂量迷药,他头脑迷糊,机械地按照指令表演写字唱曲。一时观者如堵。

后来才知道,这是乞丐中最歹毒的路数——采生折割。以正常幼童为生坯,用刀砍斧削及其他方法,人为地制造残废或人兽结合的怪物,博取世人同情,获得施舍钱财。此法十不得活一,他没死,独眼可获利终身。

独眼带他走了半个大清,八岁时,在山西临汾万寿宫庙会,遇到一个胖大汉子。当天夜里,汉子潜入客店把他救出,他跟着汉子上了终南山。汉子就是后来的师父。

师父是京城里的一个跤手。布库有官跤、民跤之分,官跤充任宫中卫队,当上官跤手,等于吃上皇粮,进宫伺候太后,是份荣耀。官跤设善扑营,里面的扑户除勋戚恩荫,其余从民跤里拔选。师父下了苦功,凭祖传技艺在私跤场摔成头路,当上塌希密。塌希密就是候补,只要善扑营出缺,就能当上扑户。他左等右等,过了四十五岁生日,还在候等。一怒之下,决定带独子上终南山归隐,发誓培养个震动天下的大跤手。

从京城到终南山,临汾是必经之地。救下这孩子,不为他可怜,而是无意间看到他的脚趾。小脚趾甲分瓣,是纯种满族人的标志。师父叫关世心,满姓瓜尔佳。一个候补小卒,竟有如此阔大的名字。

很多年后,他拜别师父,说了许多感恩戴德的话。师父说:“不要谢我,是你缘分到了,我不来自会有别人来。孩子,你的苦受够了。”

想到过去,身上皮肤一寸一寸痒起来。终南山多隐士,僧道巫医,师父求了个老先生,不知用什么法子,慢慢除去关安识身上的狗皮。贴过狗皮的地方,人皮不再生,一遇季节更替,就会发痒。忍不住用手去挠,抓过的地方开始渗血。

“哎!”显子正好进门,一声惊叫,转身跑出去,很快端来个热气蒸腾的木盆。

“什么水?”手巾擦遍全身,皮肤麻热,有一种愉快。

显子:“加了粗盐。”

关安识:“日本的法子?”

显子:“日本人不喜欢盐,传说它里面藏着妖魔,代表邪恶。”

关安识:“明白了,你这是以毒攻毒。”

显子有点不好意思:“街对面老太婆给的偏方儿。”

关安识闭上眼,痴痴笑了。

武人防备心强,不敢随便用药,显子太单纯,什么人给的方子都往关安识身上试。他忽然发觉,自己生活的方方面面,没有哪一处不由她做主,受她管辖。他被惯成粗心大意的人,出门找不到帽子,鞋从来想不起擦,不记得衣服放在哪,日常中所有的任意疏忽,都会由她来自觉填补。他的生命已被她包裹,分也分不开。

“是这件吗?”显子想起拿礼服让他过目。

「同门手机在线观看」同门电影下载

礼服是跟显子结婚时穿的,师兄送的料子,瑞泰西服店张定表的手工,挺括合体。武人以新衣为礼,今天场合重要,关安识决定穿这个。

关安识:“行,我歇一会儿。”

显子:“去床上吧。”

关安识:“不了,就坐着迷糊迷糊。”

武人得懒且懒,为的是养精蓄锐,不干体力活是这种人的第二天性。能得到这样的妻子是天赐,关安识想。

困意袭来,在躺椅上睡去。

显子全名小野显子,去年刚满十八岁。显子生父是前清贵族,辛亥革命后退居满洲当寓公。与日本商人小野吉交好,把第九个女儿送给他做养女。显子从小在日本受教育,两年前回哈尔滨,气质做派与东瀛女子无异。

师兄把显子介绍给关安识,是看中她的满族血统。小野吉祖上是萨摩武士,被问及是否愿意女儿和武人结婚,他回答:“显子的生父是贵族,对方是勇者,将贵人和勇士的血液结合,一定妙不可言。”

特意安排小野吉带显子观看一场演武。关安识超水平发挥,赢得显子凝视。师兄在无人处询问:“嫁给这个人,可以么?”显子咬咬嘴唇,说:“好。”父女俩走后,问关安识观感,他说,我们的孩子,将是纯正满人。

一周后,关安识与显子在十三道街福泰楼举行婚礼。

关安识浪迹世上多年,经历过些女人,新婚之夜,却如初尝,由衷感叹还是满族女人好。

请客的凡达基餐厅在军官街,俄国人开的。凡达基主业是剧场和舞厅,西餐为附属,客人不多。安排在这里,一是图清净,二是西式饭馆无武行人来往,不会令陈馆长尴尬。

超出预定时间已有两个小时,桌上新出炉的面包,因失去热气表面开始塌陷。

“师父,怕是不来了。”这种事不是第一次,陪客的大徒弟已有经验。

关安识要了支烟,点燃。并不会吸,呆呆地看着烟头上烧出的蓝烟,心中有沮丧。

武行规矩,对踢场子的人,无论输赢,武馆要请客,表示不伤和气,还是同道。踢场者拒绝赴宴,说明此门已断,难以复交。

按师兄的思路,关安识设立武馆,故意引当地武人踢场,击败的武师越多,名气就越大。不遵规矩,是逆势而行,暴得大名,需要非常手段。

从第四个开始,踢馆人就不再接受宴请,说明已将哈尔滨武行彻底得罪。虽然扬名,却成众矢之的,如何收场?师兄没有明示,只说为他撑腰。隐约有种感觉——师兄是在利用自己。

“不可能!师兄同师父一样,对我恩重如山。”关安识掐灭烟头,向窗外望去,眼神淡如远山。

师父这一生,只传了两个徒弟,一是他儿安邦,第二个他起名安识。安识就是没人认识。终南山一年,关安识的功力超过师兄,之前关安邦已练了三年。“真诀不传六耳”,教武艺是分别单授,师父与关安识独处的时间,越来越多。

一日,师父将两人唤到面前,先一脚把关安邦踢倒,骂道:“混蛋,大麦先熟,还是小麦先熟?”

关安邦委屈:“我是大麦。”

师父:“放屁!论本事,安识是大麦,你只算麦草。”

又说:“戏文上讲——任人唯贤。贤是啥?就是本领。关安识能耐比你高,阿玛这一门,就得传给他。给你?白瞎了!”

关安识说,师父,我不要,您成全师兄吧。

师父又一脚踢倒他:“你这孩子哪都好,就是太慈悲。受了这么多苦,没让你的心变硬些?”

说着,师父就流了泪,他吃足不任人唯贤的亏。论武技他升个一等扑户也不是没可能,但善扑营挑缺弊幕层层,摔的跤好不如有金钱门路,他人老实,没有靠山又不善打点,一把祖传好武艺荒了草。

师父说:“我对后辈公平,咱爷儿几个,任人唯贤。”

那天,仨人都哭了。

至武昌首义,关安邦获传四十八手,关安识学全七十二手。

终南山高人多,名下有督抚级学徒,消息灵通不亚于人世。山下传来说法,革命党乘乱杀满人。

师父说:“养兵千日用在一时,朝廷没厚待,但我毕竟是塌希密,到了该出力的时候。”

商定兵分三路,关安邦去西安,关安识往长沙,师父到汉口。打算在街头与汉人对杀,营救满人。师父说,两人身上都有他的艺,死在一块,这门就断了,分开走,兴许能活一个。

西安杀的满人多,汉口杀得更多,湖南新军倾巢“援鄂”,长沙犹如空城。多年之后,关安识方明白师父苦心。

师父一去,音讯全无。关安识一路辗转到南京,这里是革命党的大本营,他刺杀军政大员,同时接些不相干的单子,维持生活。

关安识住在闹市区,这是警察搜查的盲点。他们认为刺客都应神秘,住在繁华地段,不符合身份。

这晚他洗漱完毕,将卫生间窗户的插销拉开,再把走廊和阳台之间的门虚掩。无论何时,至少保持两条退路,是他十七年的存活之道。

半夜,感到呼吸不畅,醒来,一手执枪一手拉亮灯。面前坐个人,眼大额高、鼻梁挺秀,相貌可用“堂堂”来形容。

来人:“我家祖传的玩意儿都托给你,你却用枪。”

关安识自我解嘲:“用枪杀人,效率高些。”

一笑之后,两人紧紧拥抱。来人是师兄。

关安邦:“这些年,你杀死多少革命党?”

关安识:“不多,但是有大官。”

关安邦:“没用。大清已经亡了,救不回来,跟我去关外吧,开馆传功夫。阿玛说过,艺比人重要。”

关安邦已是东北军团长。见师兄,犹如见师父,他的话没理由不听。

对面墙根,蹲着三个乞讨的孩子,一个瞎眼,两个断臂。

关安识挥手招来金黄胡子的白俄领班,吩咐:“上餐。”

起身,拍拍大徒弟:“去,把门口三个孩子喊进来。这顿饭,你领他们吃。”

理正衣服,出门转入餐厅旁的隐蔽处。他知道,小乞丐背后,有成人操控。请吃西餐,怪异的施舍,定会引那个人现身张望。

第二天清晨,警备厅接到报案,军官街的背巷里,发现一具男尸。小队长王泰治赶到现场,死者颈骨完全碎裂,与近来几起案件手法相同,判断是连环杀人。

选段结束,免费阅读全文请戳

第二届豆瓣阅读征文大赛小说组入围作品《同门》

———

第二届豆瓣阅读征文大赛“讲个好故事”入围作品评选正火热进行中,豆瓣一刻将每天展示一部入围作品,欢迎关注豆瓣阅读的主页、App、微博、小站,免费阅读更多最新入围作品并参与评选。

陆无尘 douban/people/28906117/

3、相关搜索:

同门电影在线观看完整版
同门高清电影
同门完整版观看
同门 在线播放
同门电影免费国语高清完整版
同门电影下载
同门手机在线观看
同门兄弟电影
同门兄弟 在线播放
同门电影在线观看

发表评论

表情: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