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关于香水的电影」一部制作香水的电影

极速100电影网

——莫言《阿Q正传》是鲁迅《呐喊》中的一篇文章。将阿Q的愚昧、阿Q的精神胜利法写得淋漓尽致,鲁迅便是那位打破铁屋子,与其说《阿Q正传》在讽刺黑暗的社会。不如说鲁迅想用文字唤醒沉睡的人们,鲁迅在《呐喊》中描述的更多是人性,小说并没有今天这种地位,鲁迅先生写小说可以说是。将这部作品再次呈现在观众面前,围绕嗅觉天才格雷诺耶为了创造出绝世香水而谋杀了26名少女的故事。

1、本文目录:

(1)本文目录
(2)外国制作香水的电影,《香水:一个谋杀犯的故事》|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
(3)相关搜索

2、国外关于香水的电影,从《阿Q正传》到《香水》,看中西方“边缘人”的相似性

文/星空婉儿

“我所有的作品,都比不上《阿Q正传》”。——莫言

《阿Q正传》是鲁迅《呐喊》中的一篇文章,围绕阿Q的一生,将阿Q的愚昧、阿Q的精神胜利法写得淋漓尽致。阿Q成为了文学史上一个典型形象,同时也一直被选入中学语文的教材之中。

写作《呐喊》之时,中国正处在一个黑暗的“铁屋子”里,里面的人正要在沉睡中死去,鲁迅便是那位打破铁屋子“呐喊”的人,是思想的启蒙者。与其说《阿Q正传》在讽刺黑暗的社会,不如说鲁迅想用文字唤醒沉睡的人们,鲁迅在《呐喊》中描述的更多是人性。

在那个时代,小说并没有今天这种地位,夸张点说,小说在当时是不入流的。自古文人喜欢吟诗作赋,对小说甚是轻视。鲁迅先生写小说可以说是“放下身段”,为什么鲁迅先生要做出这种选择呢?理由只有一个:启蒙。这是鲁迅赋予自己的使命,也是时代赋予鲁迅的使命。

《香水》的全名叫《香水:一个谋杀犯的故事》(《Perfume: The Story of a Murderer》),是德国小说家帕特里克•聚斯金德的代表作。1985年,《香水》一出版,便让帕特里克•聚斯金德蜚声文坛。这部作品被认为是德国当代文学的代表作。2006年,《香水》的同名电影上映,将这部作品再次呈现在观众面前。

《香水》以嗅觉为视角,围绕嗅觉天才格雷诺耶为了创造出绝世香水而谋杀了26名少女的故事。他忠于香水,也死于香水。为了创造香水,他不惜杀人,但是在被捕后也因为香水而免于制裁。格雷诺耶希望通过香水来证明自己的存在,却以绝望告终。最后格雷诺耶将香水洒在自己身上,让大家来分食自己的肉体,一代天才、一瓶绝世香水便这样消失了。

《阿Q正传》和《香水》都塑造了一个“边缘人”的形象,阿Q不容于未庄,格雷诺耶不容于巴黎。

“边缘人”这一概念最早由德国心理学家K·勒温提出,与“边缘人”相对应的便是“中心人”。“边缘人”是指不被社会群体所接纳,游离于社会之外的人。鲁迅和帕特里克•聚斯金德塑造的“边缘人”有着极大的相似性,本文将通过这两篇文章来分析中西方“边缘人”形象的共性。

01起点:他们都是被社会抛弃的“边缘人”

鲁迅在《阿Q正传》的“序”中,花了很多笔墨来描写阿Q的背景,最终的结论便是:阿Q是个“三无”产品。

首先是阿Q的姓氏不明。阿Q似乎姓赵,但是因为这句话他被赵太爷打了一顿,毕竟阿Q是个不配姓赵的人。对此阿Q也没有辩解,至于是否真的姓赵,无人知晓。

太爷一见,满脸溅朱,喝道:

“阿Q,你这浑小子!你说我是你的本家么?”

阿Q不开口。

赵太爷愈看愈生气了,抢进几步说:“你敢胡说!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本家?你姓赵么?”

阿Q不开口,想往后退了;赵太爷跳过去,给了他一个嘴巴。

“你怎么会姓赵!——你哪里配姓赵!”

阿Q并没有抗辩他确凿姓赵,只用手摸着左颊,和地保退出去了。

其次是阿Q的名字不明。阿Q是他的名字吗?实则不然。鲁迅强调道:“我又不知道阿Q的名字是怎么写的”。经过多番考察,并没有阿Q这个人,如果阿Q有家人或者亲属,倒也可以查证,可惜阿Q什么也没有。无奈之下,只得用阿Q作为代称。

最后是阿Q的籍贯不明。阿Q虽然有时候住在未庄,可他并非未庄人,在未庄既无亲属、亦无朋友,也不被未庄人所接纳,因此籍贯也是不明确的。

“他虽然多住未庄,然而也常常留宿在别处,不能说是未庄人”。

由此观之,阿Q是个典型的“三无”产品:无名、无姓、无籍贯。鲁迅为什么要花这么多笔墨来交代阿Q的身世?显然鲁迅是在强调阿Q与“未庄”并无血缘关系,也无人文关系。

阿Q无名无姓、无家无业、无从考证。“无”便成了阿Q的第一个特征。他经常住在未庄的土谷祠里,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土地庙”,土地庙一般建在村外而不是村里,这也暗示了阿Q是游离于未庄之外的,他从未进入过“未庄”的生活圈。

《香水》中的格雷诺耶虽然有名有姓,但是他的身上却没有任何味道。每个人身上都有一种独特的味道,那是一个人身份的代表。“味道”就如同上天赐予每个人的“身份证”,但是上帝唯独遗忘了格雷诺耶。

在法国社会,每个人都追求香味,因此都向往香水。上帝何其残忍,他将无与伦比的嗅觉赐给了格雷诺耶,让他可以通过鼻子追踪到千里之外。同时赐予他制造香水的能力,可以说他是难得一遇的香水天才,但是格雷诺耶却没法闻到自己身上的味道。

顾城曾说:“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对格雷诺耶来说,有何尝不是如此?“味道”象征着“自我”,格雷诺耶是个丧失了“自我”的人。他出生在肮脏的、臭气熏天的鱼市,他的母亲想遗弃他,可是他的一声啼哭将自己的母亲送上了断头台。这算是上帝对他的照顾还是对他的惩罚?他获救了,可是他唯一的血亲——母亲,因他去世了。

就像贝多芬所说的:“上帝给了我音乐的天赋,让全世界的人都能听到我的音乐,可他却没收了我的听力,唯独我自己听不到自己弹奏的音符,这算是仁慈的爱我的上帝吗?”

聚斯金德在作品中14次使用“扁虱”来形容格雷诺耶,“扁虱”是一种害虫,用这种形象来形容男主未免丑化了他。但是这其中暗含了作者的深意:自始至终,格雷诺耶都没有被社会所接纳,他不过是一只“扁虱”罢了,而非正常的人类。尽管他生理上与常人一样,但是体味的缺失便是他致命的伤害。这注定了他的人生将布满荆棘。

阿Q和格雷诺耶都是社会的“零余者”,是一个不被社会接纳的“边缘人”,他们这一生注定要在荆棘中度过,在寂寞中寻找自我的存在。

02过程:他们都终其一生证明自己的存在,却一次次失败

说到阿Q,人们都指责阿Q愚昧无知、欺软怕硬。这固然是阿Q的特征,但是人们忽略了一点:阿Q在证明自我中不断地挣扎。

在“恋爱的悲剧”这一章节中,阿Q对吴妈说“我和你困觉”,吓得吴妈大叫着往外跑,边跑边嚷。正因为这件事,赵太爷再次打了阿Q,不仅不给他劳作的工钱,甚至还将他的布衫和毡帽剥夺。

“那破布衫是大半做了少奶奶八月间生下来的孩子的衬尿布,那小半破烂的便都做了吴妈的鞋底。”

为什么阿Q想同吴妈“困觉”?是因为欲望吗?还是为了有一个后代?我觉得都不是。阿Q将女人视为“祸害”,在他眼里:凡是尼姑,一定与和尚私通;一个女人在外面走,一定想引诱野男人。

鲁迅讽刺地说道:“中国的男人,本来大半都可以做圣贤,可惜全被女人毁掉了。商是妲己闹亡的;周是褒姒弄坏的;秦……虽然史无明文,我们也假定他因为女人,大约未必十分错;而董卓可是的确给貂蝉害死了。”

自古的罪过都归因于女子,自古有“克夫”之说,却无“克妻”的道理;即便是现在,也有“旺夫”的说法,却无“旺妻”的言论。两者都指向女子要承担家庭兴旺的责任。甚至一个国家的灭亡,也都归因于“红颜祸水”。

阿Q是个受到封建思想毒害之人,他对女子也无好感。他想同吴妈“困觉”,有两个潜藏的意图:一是借娶妻生子之名,立足于“未庄”,让自己被未庄所接纳;二是倘若留下后代,那么后代便是名正言顺的“未庄人”了。

可是阿Q并未能如愿,对未庄人而言,他与其说是一个人,不如说是一个工具。在物质上,阿Q是未庄的一个廉价甚至免费劳动力;在精神上,阿Q是大家的笑料,给无聊如死水的未庄增添一缕波澜。

面对别人的辱骂,阿Q总是用“我们先前——比你阔得多了!你算是什么东西”来自我安慰,活在过去的阿Q如何能融入活在现在的人群?

因为阿Q进过几次城,所以非常自负,然而他又很鄙夷城里人。阿Q在矛盾中寻找存在感,却在矛盾的两面都失去了存在感。

别人把阿Q当成笑料,阿Q不但不排斥,反而生怕自己做不好“笑料”。所以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去欺辱尼姑,引起酒店里的人哄堂大笑。此情此景让阿Q更得意了,阿Q沉醉于这一表演,来满足看客们的“鉴赏”。

这一切正是他想融入未庄的努力。就好比一个被排挤的人,尽力地去满足团体的需要,去给团体带来笑料,期盼以此融入他们。殊不知这一切都是无用功,他人所不容你,与你是否搞笑并无关系,只因你不属于他们。

《香水》中的格雷诺耶为了证明自己的存在,为了研制出绝世香水,不惜杀害了26名妙龄少女。

让格雷诺耶陷入痛苦与不安的是:在他的世界观里,任何事物都是有气味的,哪怕像鱼市这种肮脏的地方,而又属于自己的味道,气味便代表着存在。而唯独自己,体味是缺失的,这种缺失是致命的打击、是彻底的否定。

所以格雷诺耶需要一种超越一切的香水来证明自己。他遇到了一个红衣少女,她身上的味道让他着迷,他想努力保留这么美好,所以他失手杀死了红衣少女,可是最终也没能留住这份香味。

人生最可怕的不是不曾遇见过美好,而是明明与之相遇,却如昙花一现,无法保留,甚至我们无法证明这份美好存在,只能永久地保留在虚无缥缈的记忆里,转而化为一种执念。

“他现在尚未占有的香味,一旦占有了它,又不可避免地会重新丧失,他觉得这太可怕了。”

格雷诺耶终于研制出了保留香味的办法,为此,他在短时间内连续谋杀了26名少女,使整个巴黎处于恐慌之中。作者并没有花很多笔墨来描述他犯罪的过程,而是聚焦于最后一次谋杀上。

格雷诺耶的确是一个成功的“谋杀犯”,但是他并不是一个冷酷的杀手。或许可以说,在他眼里,只有这些女子身上的香味,那是他梦寐以求的味道。他急于得到他研制香水的材料,却没有将这些女子的生命当成生命来对待。

他对香水的纯粹的,甚至是有些偏执的。如果他不想被捕,完全可以利用自己的嗅觉完美地逃脱,正如他前几次犯案那样。但是在他制成香水后,他不再逃避,而是自愿被捕。因为他想要证明自己的存在,甚至认为香水的成功终于能证明自己的存在、摆脱“边缘人”的身份了。

在刑场上,所有人对他恨之入骨。这种恨,来源于恐惧。在他们看来,这是一个无缘无故杀人的魔鬼。如果格雷诺耶是觊觎那些女子的肉体,或许他们还不会这么恐惧。可惜格雷诺耶从未碰过这些女子,人们的恐惧来源于别人跟自己预设不一致,来源于“异类”或“异常”。

可是让格雷诺耶将一滴香水洒向天空时,所有“观刑”的人都近乎疯狂。他们纵情于肉欲,将格雷诺耶视为上帝,对他顶礼膜拜,臣服于他的脚下。这滴香水彻底改变了他们,扭转了他们的意志,这瓶香水有着无可抗拒的魔力。

格雷诺耶高高在上地看着这群近乎疯狂的人们,却感觉到无比的孤单。哪怕他研制出了举世无双的香水又如何?哪怕全世界的人都能被这香水迷惑又如何?他始终是那个“边缘人”。在众人皆醉时他独醒,即便是绝世香水也改变不了他的“虚无”。

阿Q和格雷诺耶终其一生都在用自己的方法证明自己,但是最终都以失败告终。从始至终,他们都是那个不被人群接纳的“边缘人”。

「国外关于香水的电影」一部制作香水的电影

03终点:他们都在万众瞩目中结束生命,实现“圆满”

《阿Q正传》的最后一个章节是“大团圆”,在众目睽睽之下,阿Q被押赴了刑场,因为那场所谓的“革命”,阿Q在愚昧无知中断送了自己的生命。

没有太多的询问,甚至阿Q都不知道自己死期将近,阿Q便这样被定了罪。大堂之上,老头子“和气”地让阿Q签字画押,以此将他送上断头台,送进黑暗的地狱。阿Q反而因为自己不会写字而苦恼,“所幸”可以用画圈来代替写字,因此阿Q用尽生平所有的力气来画圈。

“于是那人替他将纸铺在地上,阿Q伏下去,使尽了平生的力气画圆圈。他生怕被人笑话,立志要画得圆。”

最终阿Q被枪毙,看客们似乎还不满足,但总得来说大家都“圆满”了。阿Q的死并未得到未庄人的任何同情,大家都说阿Q坏,至于坏在哪里?不必考察,被枪毙这一结果便是坏的证明。

“至于舆论,在未庄是无异议,自然都说阿Q坏,被枪毙便是他的坏的证据:不坏又何至于被枪毙呢?而城里的舆论却不佳,他们多半不满足,以为枪毙并无杀头这般好看;而且那是怎样的一个可笑的死囚呵,游了那么久的街,竟没有唱一句戏:他们白跟一趟了。”

《香水》中的格雷诺耶回到了他出生的地方,在这里他用香水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他将香水洒在自己身上,成千上万的人为之疯狂,来分食其肉,最后格雷诺耶连骨头都没有被剩下。

“他们冲向天使,向他扑去,把他摔到地上。每个人都想摸他,每个人都想要他一点东西,比方说一片小羽毛,一个小翅膀,他那神奇之火的一个火星。他们撕下他的衣服,剥去他的皮,拔光他的头发,用手抓和用牙齿咬他的肉,像德狗一样向他扑去,拉他,扯他,拖他。”

格雷诺耶走向了生命的尽头,就如同他从未来过人间。作者将格雷诺耶生命的起点和终点都设置在了“一年中最热的一天”和“整个王国最臭的地方”。这种“臭味”与格雷诺耶追求的“香味”形成鲜明的对比,隐喻格雷诺耶的不被接纳与自我的缺失。

萨特的存在主义哲学中有个著名论断:“他人即地狱”。这个“地狱”是指无法自由选择、无法反抗他人的一种境遇,是一种绝望的处境,是“边缘人”的悲哀。

结语

《阿Q正传》和《香水》都塑造了一个“边缘人”的形象,通过阿Q和格雷诺耶自我身份的缺失、寻找、灭亡的过程,揭示了“边缘人”的悲哀和人性的不堪。

他们都是被社会抛弃的可怜人,阿Q无名无姓、无家无业、无从考证;格雷诺耶体味缺失、自我缺失。他们终其一生都在证明自己,渴望自己被接纳、被认可,这一生他们披荆斩棘,一次次带着希望陷入绝望。最后再众目睽睽之下,他们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成就了世人的“圆满”。

作者介绍:@星空婉儿,一个酷爱读书、酷爱旅游的汉语言人,华中师范大学研究生毕业,座右铭:热爱可抵岁月漫长。希望能以文会友,欢迎大家一起畅谈。

3、相关搜索:

国外关于香水的电影
一部制作香水的电影
造香水的电影
把人制成香水的电影
关于香水的一部外国电影
关于香水的电影中国
拿人做香水的电影
有关于香水的电影
一部关于香水的电影
关于香水的电影

发表评论

表情: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