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几个年轻人出去旅游的电影」一群人外出郊游的外国恐怖片

极速100电影网

视频加载中时光网特稿由泰勒·拉塞尔、洛根·米勒、霍兰·罗登等主演,他希望打造类似于《权力的游戏》的感觉——没有哪个角色是安全的,密室逃生2时光评分6388分钟-惊悚/动作/悬疑2022年4月2日美国上映当被问到,导演表示其实从七十年多前阿加莎·克里斯蒂的《无人生还》开始,希望他们能因此对大银幕上的故事产生更多共鸣,也许自己并不能如想象中那样完全掌控自己的人生,那种心理解谜元素使故事变得有趣。

1、本文目录:

(1)本文目录
(2)几个年轻人出去旅游恐怖电影外国,三男一女一屋,拍出了顶级悬疑,今年最好的剧本
(3)相关搜索

2、美国几个年轻人出去旅游的电影,《密室逃生2》导演:恐怖片不等于非要用血浆的R级片,女主:最恐怖的密室是外放抖音的屋子

视频加载中

时光网特稿由泰勒·拉塞尔、洛根·米勒、霍兰·罗登等主演,亚当·罗比特尔执导的惊悚续集电影《密室逃生2》,明日就要登陆中国内地大银幕了。

影片在剧情上承接前作,讲述了幸存者佐伊(泰勒·拉塞尔饰)和本(罗根·米勒饰)为了揭开“米诺斯”的罪行再次返回密室,没想到结识了一众新的“冠军玩家”——包括霍兰·罗登饰演的Rachel在内。他们卷入到了一场全新的危险游戏中,神秘组织“米诺斯”也在酝酿着更大的阴谋。

《密室逃生2》宣传期间,时光网记者与影片导演亚当·罗比特,以及罗根·米勒、霍兰·罗登这两位主演连线聊了聊。导演认为,恐怖片不等于R级片,不用血浆也能吓到观众,也是件很有意思的事儿。他希望打造类似于《权力的游戏》的感觉——没有哪个角色是安全的,每个密室的死亡人数也相对随机,这样会给观众个更大惊喜。

「美国几个年轻人出去旅游的电影」一群人外出郊游的外国恐怖片

密室逃生2

时光评分 63

88分钟 - 惊悚 / 动作 / 悬疑 2022年4月2日美国上映

当被问到,会不会觉得本片跟《异次元杀阵》等“密室”电影很相似,导演表示其实从七十年多前阿加莎·克里斯蒂的《无人生还》开始,“密室杀人“的故事就在不断被讲述。他还表示,他知道很多中国观众都很喜欢玩儿“密室”游戏,希望他们能因此对大银幕上的故事产生更多共鸣。

罗根·米勒与霍兰·罗登则分享说,拍摄过程中对于体能要求很高,这是他们事先没有想到的。霍兰补充了一些她所饰角色Rachel的背景故事,罗根谈到了他对于所饰“本”与女主角佐伊之间的化学反应,有怎样的期待。而他们心目中最恐怖的“密室”里面都有什么?罗根坦言,是“跟小孩儿共处一室”,霍兰则更干脆——她受不了身处于“外放抖音”的屋子里。

导演

——导演亚当·罗比特专访实录——

Mtime:你觉得第二部中最重要的要素是什么?

亚当·罗比特:对于这部电影,最重要的首先是要把这个宇宙扩展一点点;还有要让大家意识到不仅仅是密室,人们生活中的任何事情都可能会受其影响。真真假假,人生如戏,很难去分辨。在现实世界中,我们谁都预料不到这场疫情,人们会开始去想,也许自己并不能如想象中那样完全掌控自己的人生,于是就会和这部电影产生共鸣。

所以核心就是,米诺斯(幕后大boss)无处不在,你不能相信任何人,那种心理解谜元素使故事变得有趣。还有更酷、更大、更疯狂的空间——铁轨上的火车车厢瞬间化为雷雨;装饰艺术风格却带激光网格的银行;一片你会带老婆孩子去度假的海滩,却变成了一个深坑……我们再次选取了一些优美的场景,然后将其变成了致命密室。

Mtime:有些密室过关时1个人都没有淘汰,有些过关时淘汰了好几个人,这么随机是有意设计的吗?

罗比特:是的……我想在影片结尾,你会有很多疑问,因为米诺斯太戏剧性了——你不能相信任何东西,这也是我们这个宇宙和世界中谜题的一部分天性。说到死掉的角色,我想在续集中,让一些人在第一个房间就出局。我有点想要《权力的游戏》那种感觉,没有人能够完全安全。

我不想在经过几个房间后,角色都幸存下来了,我想让观众觉得“原来这真的会死人!“至于哪个角色在哪里会幸存,我想这就是自然而然地创作出来的——比如中间某个时刻,你觉得本的身上该发生点儿大事了,这都是过程中必然的。所有都与这些密室本身,以及它们的运作方式息息相关,谁在哪儿发生了什么这些。

Mtime:所以你构思这些密室时,核心灵感来源是什么?

罗比特:首先,我看了很多文件——当构思剧本时,我阅读了大量材料,去找到我理想中密室的样子。比如说,我想加入“流沙”这个元素,所以为什么不来个古庙主题的密室呢?这个点子看起来确实酷,但那样的话就不像个密室逃脱主题了,更像是《夺宝奇兵》。后来我们就想,要不就设置成一片美丽的海滩吧,这才对味儿。

所以这个过程就是:提出想法,查阅各种概念图片——就像那个水箱,我曾经设想把水箱设计成一座漂亮的法式乡村小楼,里面有床一类的家具,然后把它灌满水。但老实说,我们并没有足够的时间和资源去实现,所以我还是用了钢笼,是一个很好看的笼子。回到你的问题,我只是提出一堆想法,然后我们的制作设计师爱德华·托马斯创作出了非常赞的概念图,我们就依图建造场景。除了银行是实地装饰并取景,其它大部分你在电影中看到的场景都是在摄影棚里搭的布景。

Mtime:所以这部电影的制作是在疫情前完成的吗?用了多久?

罗比特:是的,就在疫情开始之前,我们在南非开普敦完成了85%左右。后来,我们又在疫情发生后拍了6天左右,还好我们都挺过来了!

Mtime:这太好了,整个制作持续了多久?

罗比特:应该是50天的样子,我其实对中国市场感到很激动,因为我知道中国有很多这种密室逃脱游戏,所以能产生很多共鸣。我真的希望中国观众会喜欢这部电影,因为你们对这方面非常精通,我会为此祈祷的。

Mtime:是的,密室逃脱是很多人娱乐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我相信许多观众会对大银幕上的故事产生共鸣!《密室逃生》这个系列充分证明,恐怖片不等于R级片。你同不同意这种说法?

罗比特:同意!R级片有它的地位,我就很喜欢拍一些R级电影,我喜欢用血浆,但我也觉得不用这些也很有趣。因为这让我觉得更“希区柯克”——你可以把桌子下面的炸弹展现给观众,这样就会吓惨他们;你并不需要去砍掉一个人的头,去让观众感到害怕。这可能是一种PG-13特有的、但大家都没意识到的“优雅”。但话虽如此,我也很爱一些很棒的R级电影。

Mtime:当你最初创作第一部时,有已经在构想第二部了吗?

罗比特:我确实想过如果我们做得好,那么是有一个宇宙可以让我们去发掘的。有关谜题设计者的故事、制造密室的人,我还想做一部电影——大家最初只是看别人通关,然后自己就被拽到游戏中去,后来发现是一群混蛋以看他们闯关取乐……有很多不同的方向可以探索,你会有期待,但老实说,我当初并没想到第一部可以这样成功。

Mtime:为什么这一部的主角依旧是本和佐伊呢?我知道他们是上一部中唯二的幸存者,但你没想过换主角吗?

罗比特:我真的这么想过,还找了一版完全不一样的卡司团队。但我又觉得,本和佐伊从第一部中幸存并广受观众喜爱,他们善良,观众也喜欢他们的故事。所以我就想,为什么不让这两位宝藏角色回归呢?虽然重新讲个故事很有趣,但你得完全从头来过——你得重新认识角色。所以拍摄续集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承接上一部,因为大家真的很想看到这两个角色是安全的。

Mtime:说到本和佐伊这两个角色本身,他们两个的关系不完全像是爱情,而是有些更深层的感觉在。你是怎样决定将二人之间的关系设定成这样的?

罗比特:这真是个好问题!我觉得我们想要一点点接吻的戏份,而且本肯定是喜欢佐伊的,也会去关心她。佐伊的话,我觉得她对本更多是友情。但我们从来不想把这段关系定性,没准儿到最后他们真的会接吻,只要他们被关在密室里足够久(笑)。至少他们有抱在一起了。

Mtime:那么哪一个密室是你觉得最难设计的呢?

罗比特:肯定是沙滩那个。我们用的是真的沙子,演员也都真的陷进去了。沙子不断飞进他们眼睛,闻起来那腥味就像是死螃蟹。这绝对是搭建起来最具挑战性的场景,你看到角色在往下陷,拍摄的时候也真的如此,我们运用了水解(hydrolysis)技术。这个场景需要有很多预先设计,才能实现那场戏的效果。其实所有场景都很难,水箱那个也是,非常难拍。但沙滩的绝对是其中难上加难的一个。

Mtime:这部续集诞生后,《密室逃生》逐渐成为了一个引人注目的系列。那么对于人们把《密室逃生》与其它拥有相似元素的恐怖电影系列对比——比如《电锯惊魂》系列、《饥饿游戏》系列,甚至是《异次元杀阵》系列——你有什么想法?

罗比特:我很喜欢那些电影,但如果你回顾《电锯惊魂》,就会发现早在60、70年前,阿加莎·克里斯蒂就已经开始创作把人困在密室的作品了。因为我们的定级是PG-13,米诺斯创造出这些精美的空间,所以我们很具“包容性”。我有朋友跟我说,我没法跟孩子一起看《电锯惊魂》,但可以一起看《密室逃生》。但也有很多人会说:“这就是在模仿《异次元杀阵》嘛。”其实不然,当你回望历史,就会发现从阿加莎·克里斯蒂开始,人们已经沿着《无人生还》这条道路创作了快一个世纪作品了。

——罗根·米勒&霍兰·罗登访谈实录——

Mtime:罗根,当你拍完第一部时,知道自己会回归这部续集吗?

罗根·米勒:我们当时确实有做成一个系列的想法,但我们不知道的是,我们会有多走运?观众会喜欢吗?我们很高兴的是,正如很多人所期待的,第一部《密室逃生》取得了极大成功。从那一刻起,我们就觉得这是对观众的一种责任——我们要让观众更刺激。我很开心能成为其中一员,也很高兴我们能与第一部的团队合作,同时加入新鲜血液,从而使这一部更加有趣。

Mtime:提到新鲜血液,霍兰·罗登,你是在第一部上映时就看了,还是在接了第二部之后才看的上一部?

霍兰·罗登:我之前也曾试镜过一些系列电影的续集,取决于角色,如果在影院上映了我会去看。这次为了试镜,我想那就看看吧。结果非常好看!我非常喜欢其中的平衡——你认识了角色,开始“冲冲冲”;但同时又有惊悚片的节奏,这是很难有机组合的。我觉得上一部的执行超级棒,很爱那些场景,当我锁定这个角色之后,真的迫不及待想看看那些场景的样子,还有罗根、泰勒·拉塞尔等等极富才华的演员们。我真的就是“整装待发”了!很荣幸能参与到这个系列中来。

Mtime:在整个制作过程中,你们觉得最大的困难是什么?最难拍的一间密室又是哪个?

罗根:整个过程都非常难,因为你要在不同房间中都表现得十分精准、小心翼翼,还要时刻保持着那种高涨的求生意志。一直将能量水平保持在那种高度是个巨大的挑战,但对我来说,最困难的就是——我是“水箱”那关的一员,而我会独自被困水中并想方设法逃出去。那场戏无法来假的,所以我必须亲身体验,那种感觉真的很糟糕。但是,怎么说呢,到最后一切都值了。

霍兰:我们每天都要在那种场景中拍摄,这对于每个演员来说是全新的体验,因为绝大多数电影拍摄都不会这样,对耐力的要求是不一样的,在体能层面来说确实有点吃不消,所以这是困难的一部分。后来我就有所准备了,这是完全不同的表演体验,尝试不同的表演方式是件有趣的事情。在整个过程中最难的我选不出,但银行那个场景对我来说绝对是非常困难的,因为柜台很高,我很矮(她身高1米6),不能用手爬上1米2的柜台很难。这不是大家的问题,只是我的问题。

Mtime:(笑)才不是你的问题,你很棒!银行那场戏你们当时知道激光会在哪里吗?你们如何表演出那种躲避的感觉呢?

罗根:现场有拉起来的彩色纺线,以此来告诉我们那些激光射线会在哪儿出现。所有的元素都在那,这很不错,能让我们知道具体位置。谢天谢地那不是真的镭射激光。

Mtime:真的是谢天谢地。那么如果让你们定义心目中最恐怖的“密室“,你们会怎样描述?可以展开丰富的想象。

罗根:对我来说,最恐怖的莫过于给我所有的邻居看孩子,这意味着我要独自跟那些小孩共处一室整整4天。我没接受过训练,没换过尿布,不知道怎么喂小孩……我要想尽办法让这些孩子活下来,同时我自己也不能牺牲。天哪,当个保姆简直是最惨的事了!

霍兰:我要说的跟罗根说的很像,我觉得把我锁在外放“抖音“软件的屋子中是最噩梦的。也许对Z世代的孩子们来说这是再好不过的,但对我来说这就是最恶毒的诅咒。我是八零后的千禧一代,我可能还会跟那些在抖音上分享菜谱的人们一起玩儿,但我会很烦他们注意力不集中一直刷手机的样子。

Mtime:这两个回答都太赞了。霍兰,你能跟我们分享更多关于Rachel这个人物背后的故事吗?我们在电影中根本没看够(关于她的部分)!她看起来是个非常正派的人,好像不怎么害怕受伤。

霍兰:我们拍了很多不同版本,更好衔接片中节奏。Rachel曾是内科急救专家,所以她能诊断伤情,并在认为有人受伤时冲上地铁查看。我很高兴能把她的人物特点与几个密室结合起来——这样就让她身为内科急救专家,同时又被选中去到第一个房间这些事看起来不会很痛苦,考虑到她的身体状况。所以她的情况其实很微妙,我想最终她可能会因此感到此生十分孤独,也正因如此她才会戴各种穿刺饰品、纹身来让自己有所感觉。她的心理负担会比一般人还要重,因为身体上的那些她感觉不到。

Mtime:最后一个问题是问罗根的——你对本和佐伊的关系有什么看法?我看了电影,所以我知道结局是怎样的。但你的想法呢?

罗根: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们必须想办法离开那架该死的飞机!一旦这点实现了,我想在第三部电影中看到双线叙事。我想要让他们继续找一些新的陌生人来玩那些危险的密室,佐伊和本则在幕后做一些《十一罗汉》那样的事情——秘密潜入真正的主框架,想办法通过重重考验,并最终见到那些终极的“游戏大师“。这是对佐伊和本来讲的《碟中谍》《十一罗汉》式的任务,同时密室中的致命游戏还在进行着。这样的话,我觉得看起来会非常酷。

记者/编辑:甄子

3、相关搜索:

几个年轻人出去旅游恐怖电影
一群年轻人出去玩的恐怖电影
关于一群人出去旅行的恐怖片
美国几个年轻人出去旅游的电影
一群人外出郊游的外国恐怖片
几个人去旅游的恐怖电影
一群人探险的外国电影
美国恐怖片一群人出去旅游
一群人去旅游的恐怖电影
几个年轻人出去旅游恐怖电影国产剧

发表评论

表情: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2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